首页 > 农业致富经 > 正文

《最后一个抗尸官》--李炎刘思瑶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日期:2019-10-08 12:06:06 来源:拉萨农业资讯网

  《》精彩试读

  第十七章木局葵龙

  刘老先生看好的阴宅离刘存云家宅不远,走快点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在山腰处,前方就是一条河,河两旁有山有田,因为这河的地势稍高,村里的水田都是靠这条河灌溉的。

  张启年拿着罗盘四处看,我打量了一下四周,按照我粗浅的风水知识来看,这处阴宅几乎是他们刘家村少有的吉地,背靠高山,前方有水,左右有山,呈青龙白虎拱卫之势。

  “张道长,您觉得怎么样?”刘存云的声音有些紧张。

  我转头一看,只见张启年双眉紧蹙,一直盯着罗盘在看,刘存云问起时,摇摇头,道:“我有些拿不准,小炎,你看看。”

  张启年把罗盘递给我,我接过罗盘,我光用眼看时觉得这风水是极少的宝地,可是拿罗盘一看,这是一个木局葵龙,我站在刘老先生指定的阴宅处,心中大惊,居然是木局死龙入首。

  木局绝龙入首,虽然看似享受着这龙脉,可绝对之时徒有其表,实际上却会让子孙后辈家中易发凶祸。

  刘存云见我们两个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他急了:“张道长,李道长,这阴宅是不是有问题?”

  张启年想了想道:“在山下看不到,我们还上山顶看一下才知道。”

  刘存云带着我们继续往山上走,爬到山顶,我对这个地方的风水的看法只是更高,错就错在那个位置选错了,这山就是主脉,前面的山和这一座山形成一个小峡谷,一眼看去峡谷不大,短小、紧结,这在风水上叫‘过峡’,而且这峡过的非常好。

  ‘过峡,才是龙真情发露的地方,任何龙脉都要‘过峡’才能做阴宅,龙不过峡煞气不去,如果葬人的话轻则气运不佳,重则会家破人亡。

  “你觉得是我们看走眼了,还是你爷爷看走眼了?”张启年问我。

  “这么明显的问题,不应该看错啊”我也很奇怪。

  刘存云也是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张道长、李道长,我爸选的这个阴宅前有水,左右有青龙白虎,应该是绝好之地啊。”

  张启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说。

  我只好把我知道的一一说出,道:“这条龙脉虽然不大,却是非常好,而且青龙、白虎二砂也很好,前方的水口也是很好,问题出在选址上,那个位置我估计是这整座山做阴宅最不理想的地方。”

  刘存云奇怪的问道:“这是为什么?”

  “那个位置,龙首刚好从坤申方位入首,这是木西安小孩癫痫哪里治得好局死龙入首,到影响到家里的气运事小,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我这完全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话实说。

  刘存云能看出点门道,证明他还是相信风水的,而且看他在刘家村建的房子里面布的风水局也同样说明他是个信风水的人。

  “那有没有破解的办法?”

  我看了下手上的罗盘,道:“木局葵龙一般墓适合在丁、未两个位置。”

  我指了指山腰的一个地方道:“应该就在那个位置。”

  刘存云明显对我有些不信任,或许是因为我年龄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我爷爷的原因,他看了张启年一眼,没有说话。

  张启年伸出手,道:“小炎,罗盘给我看看。”

  我把罗盘递给张启年,他接过看了一会,道:“小炎说的没错,我们去那看看。”

  于是,我们又朝着山下走去,等我们走到那个地方时,张启年用罗盘勘测半天,连连点头,我也看了下四周,两边的山看上去还是一样的山势,面的河也没被挡住。

  “小炎,你看怎么样?”张启年又问我。

  就在我要说话时,我看到了远处田坎中间的几颗桃树,心中一跳,道:“恐怕也不行。”

  张启年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道:“哦……为什么?”

  我指了指那几颗桃树,道:“看到那几颗桃树没?”

  张启年朝着我指的方向看去,道:“那几颗桃树怎么了?我觉得桃树过去的那山不错,元宝山。”

  我舔了舔嘴唇,现在明白为什么爷爷不选这个地方了,可是爷爷为什河南 专业癫痫病医院么偏偏选那个最不可能的地方。

  “那几颗桃树传闻是乱葬岗,埋了不少横死之人。”

  张启年知道我是李家村的,知道这里有个乱葬岗也很正常,不过他还是问了刘存云,道:“刘老板,那是个乱葬岗?”

  刘存云也仔细看了一下,道:“对,那个地方以前经常出事,还是李富贵李先生让我们再那种了桃树才消停的。”

  张启年眉头又蹙起,对面是乱葬岗,这样的地方就算再好也不能做阴宅,这种地方要是葬了人,八字再硬的人也要脱层皮。

  “爷爷和李爷爷来看的时候我也来了,李爷爷说整座山只有那一个地方能葬,其他地方都不能做阴宅。”一直没说话,只是默默跟在我们后面的李思瑶说话了。

  我们三个人都看向李思瑶,刘存云问道:“思瑶,李先生或者你爷爷还说了什么没?”

  “爷爷说如果看不破这个地方的话,就去别的地方给他找个阴宅,他只想落叶归根,如果能庇佑子孙更好。”李思瑶说完,想了想,道:“就这些,没了。”

  张启年看了看天色,道:“我们再去看看刚才那个地方。”

  张启年似乎有些不服气,我听到他们早就知道,看来爷爷没有蒙骗别人,这让我心里的一个石头放了下来。

  我们又回到哪个地方,这个地方除了有一座山挡住了乱葬岗外,其他地方也不错,可这木局死龙入首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

  直到太阳快要开封重点癫痫医院下山,刘存云才道:“张道长、李道长,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有时间我们再来看,这是一些小心意。”

  刘存云说着拿出两个红包,先递给张启年一个,又递给我一个,凡是跟白事有关的红包都可以心安理得的收着,即便是去帮忙,这也是一个后辈的一个孝心。

  我和张启年各自说了几句吉利话,然后朝着山下赶。

  等我们到张启年家时所有人已经吃过饭,给我们留了菜,刘存云似乎有一些亲友过来,没有跟我们一起吃,而是去招呼那些亲友去了。

  刘思瑶倒是跟我们一起吃饭,刘思瑶跟白璃一样,看长相是个恬静的人,性格跟白璃却截然相反,白璃让我捉摸不透,刘思瑶性格跟他长相一样,吃饭细嚼慢咽,话也不多,也不怯场。

  这还是第一天,晚上有人正常守灵就好,守灵最好三个男人,人数少了没事,千万不能让女人守。

  张启年叮嘱了刘存云几句,就拉着我上楼。

  刚到楼上,张启年就问道:“小炎,你说你爷爷看出什么了?他有没有跟你说过?”

  “没啊,他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事。”爷爷都不希望我掺和进来,怎么会给我说。

  张启年用右手手背敲着左手,道:“他怎么会选那么一个位置呢,你爷爷教你的东西里面有没有破解的方法?”

  “没有啊,他主要教我的是相术。”

  “你爷爷怎么想的,他最不擅长的就是相术,偏偏教你相术。”张启年有些恼火的说道。

  我讪笑两下,没有说话,也不好顶,毕竟他是长辈,而且我对他的应该也还不错。

  “唉……算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我自己想想。”看来张启年还是不死心,想要破解那个局。

  我的房间就在张启年旁边,两步就到了。

  一进门就看到床上放了衣服,从里到外的都有,我这才想起,我居然忘了带换洗的衣服,看来这刘存云考虑的还挺周到的。

  洗好澡,换好他们给我准备的睡衣,也不想看电视,干脆坐在床上打坐修炼,真元是一点点积累的,以后看来也要多坚持才行。

  855,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